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牛牛官方网站 > 调试 >

车辆调试工罗昭强:一线工人捧回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发布时间:2019-06-03 23:3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近10列动车组静卧在车道上,翘首等待待调试——走进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高速动车组制造中心调试车间,场面之壮观,令人不由得心潮澎湃。

  这名一线工人咋这么厉害?他这个用于培训高铁调试工的创新项目到底牛在哪儿?1月15日,《工人日报》记者走进车间探寻答案。

  “着手研究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从事的工种还不是高铁调试,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一个高铁门外汉。”罗昭强话一开篇,就叫不熟悉他的人感到意外。

  那是2011年3月,时任中车长客维修电工首席操作师的罗昭强找到公司培训主管,想为电工徒弟争取一套培训模拟装置。没想到,对方见到他后,双目放光,劈头就问:“你能不能自行研发一种用于培训高铁调试工的模拟设备?”

  中国高铁迅速崛起,调试工短缺成燃眉之急。调试工就好比“高铁医生”,负责为走下生产线的动车组“接生”,不仅要让它们“活起来、动起来”,还要找出并医好车辆所有显性和隐性疾患,保证每一列动车组能健健康康、生龙活虎地上线运营。

  “调试,调试,既要调又得试,可一列动车组价值上亿元,上车培训时,师傅们生怕新人把车整瘫痪了,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别动,千万别动!”罗昭强说,这让调试新兵们很郁闷,“不摸不碰,大家怎么去熟悉?”

  “要解决这个卡脖子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采用模拟装置,但这类实训装置国内外皆无!”培训主管眼神急切。

  要知道,若想从无到有研发出这么个装置,首先必须对高速动车组涉及的所有技术都通晓一二,而且还要熟悉培训工作、了解一线工人所需。

  “这烫手山芋接还是不接?”虽然凭借20多年不懈钻研,罗昭强早已修炼成维修电工中的顶尖高手、公司内无可替代的“设备名医”,但他并不直接参与高铁生产,此前从未摆弄过高速动车组。

  犹豫只在闪念间。“我干!”罗昭强当场拍了胸脯,“企业遇到困难,总要有人担当。”

  “我喜欢挑战自我。而且,如果在中车长客干一辈子,却没亲手干过高铁,将是我人生最大遗憾!”罗昭强说。

  想模拟一个东西,就要先把它搞懂吃透。高速动车组是个高度集成的复杂系统。一列动车组,光电线万米长,连接着成千上万大小设备。4000余张电气原理图的背后,还有近6000张逻辑控制图,每一个逻辑变量的变化,都会导致车辆状态的变化。

  “拼了!”罗昭强拿出一贯的“疯魔”劲儿,连上下班坐班车时都在“生吞活剥”背图纸。

  然后,他拿着小本天天跑到高铁生产现场连珠炮似地发问。到后来,把老师傅问得都直犯迷糊:“罗师傅,你这个问题我们从来没考虑过,我们也琢磨琢磨……”

  2011年5月,罗昭强带领他的攻关团队拿出第一个方案,可图纸发给制造厂家1个多月后,厂家摞了挑子:“干不了!员工每接一根线都要问总工,总工也搞不明白,太复杂!”“厂家弄了两辆大卡车,把上万个零部件从南方拉过来了,装了长客培训中心满满两间教室。”罗昭强的徒弟丁相庆说,“师傅带着我们把课桌拼成床,干脆住那儿啦!”

  没有任何可借鉴的技术,很多细节问题要在组装过程中进行优化。“夜里大家和衣而卧,谁都睡不着,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一有灵感就赶紧爬起来鼓捣……”团队成员胡俊祥笑着回忆。

  比如,用来模拟列车网络控制的智能网络模拟器,对外接线量特别多,初始被设计成一块0.4米见方的电路板,但这个结构太大,放不到整体模拟培训装置里。怎么办?晚上大家躺在桌上头脑风暴,琢磨出个新办法:能否把它弄成三层或四层,像盖楼那样变成立体的?想到这儿,大家马上开工,重新设计、巧妙焊接,终于把智能网络模拟器变成了饭盒大小。

  “忙得不分昼夜,有一天解决完一个问题,突然感觉饥肠辘辘,我就开车带大家出去吃饭,结果发现所有饭店都关门了,只剩24小时不打烊的粥铺。”罗昭强笑了笑说,“等我们狼吞虎咽吃完,亮天了。大家跟我开玩笑:师傅,你请的这是早饭还是晚饭?”

  完善再完善,锲而不舍,精益求精。就这样,罗昭强带队先后研制出三代模拟实训装置,涵盖和谐号、复兴号、国内外地铁列车等平台,即高铁、地铁调试培训皆可用。

  这个“填补了国内外空白”的工人发明到底长啥样?步入罗昭强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记者看到,其形似一组铁柜,约5米多长,一人多高,上面布满开关和按钮,能再现真车各种功能、模拟所有列车运行故障,就连车门开合、受电弓升降这些细节都模拟得惟妙惟肖。

  “用它来培训,现在师傅们说得最多的就是:大胆上手!”青工唐建坤乐呵呵地说,这不仅学习效果好,而且效率高,“如果用线多米!”

  应用测试显示,该装置可提升培训效率5倍,调试新人学习3个月就能上岗。而且学员参加培训后,可提升调试工序效率20%。也就是说,假如过去调试一辆动车需花100个小时,

  现因调试工技能大幅提高,只需花80个小时。“它就像一个微型的高铁医学院。过去大多是靠师带徒来培养经验型‘赤脚医生’,通过它,则可快速、批量培养中国高铁急需的高标准‘科班医生’。”罗昭强形象地比喻道。

  如今,罗昭强这项发明已在中国中车各单位、铁总各路局和20余所职业院校广泛应用,累计培训2万余人,创效5亿余元,并走出了国门。

  “Perfect!我走遍了世界各地厂家,这样的设备只有你们有!”2016年,美国春田工厂经理见到该装置后惊叹不已,当即点名订购,并于次年派出30多个新员工到中车长客参加培训。

  “美国人最喜欢体验式学习,对这套模拟设备爱不释手。他们本来特讨厌加班,但在这儿,经常下课了还不肯走,说没学够!”罗昭强的徒弟何绪昆介绍,今年1月,他们为美国春田工厂研制的智能调试实训设备运抵大洋彼岸。

  “一线工人的创新源头在生产一线,因此更接地气,更易直接创造价值,这也是我们能够捧回国家科技进步奖的原因之一。”罗昭强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现在中国高铁已领跑世界,没有可以借鉴的国外技术,我们前面已没有路,唯有靠创新去开路。所以,新时代产业工人不仅要埋头苦干,更要抬头创新。”

  下一步,罗昭强还计划带领团队针对高铁的全自动无人驾驶等高端技术进行研究,开发配套模拟调试系统,开发基于VR技术的虚拟列车调试培训平台……

http://sec-ir.com/diaoshi/14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