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牛牛官方网站 > 调相 >

分析李白这个人

发布时间:2019-07-28 05:3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大唐多若满天繁星的诗人中,李白是唯一被人们誉为既有侠肝义胆,又有仙风、道骨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传奇的一生,豪放飘逸的诗风,确实给人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以至使我们一说起李白,就可以想见一个飘然不群的诗仙形象。 其实自贺知章称李白为谪仙人起,李白的形象就定型了。然而这种定型化了的诗仙形象,也使人们与李白产生了一种近乎膜拜者与偶像之间的距离,一种雾里看花、云中观月的可望而不可及的隔膜限制了我们走入李白心灵的殿堂。 现在让我们走进李白的思想。李白的一生是复杂的,他一方面接受儒家“兼善天下”的思想,要求济苍生、安社稷,另一方面,他又接受了道家遗世独立的思想,追求绝对自由,蔑视世间一切。他还深受游侠思想影响,敢于蔑视封建秩序,敢于打破传统偶像。儒家思想和道家、游侠本不相容,但李白却把这三者结1)A怀才不遇、生不逢时,是李白诗歌的常调,与这中常调相伴随的则是政治上的遭弃感和无归依感。李白少时就有很强的功名事业心,“以当世之务自负”。这强烈的济事观念,显然是来自儒家的治国平天下的思想。不过,李白不是一个普通的本分的读书人,它的豪侠性格以及作为浪漫主义诗人所特有的非凡气质,即丰富的想象力和脱离实际的异想天开,是来自儒家的济事思想,溶入了来自诗人自身的主体精神的催化剂,自然地膨胀为天下舍我其谁的自大、自负与功名唾手可得的狂妄。然而,李白的自大与自负,又常常与现实相忤,是诗人陷于政治前途无依无托的心境。B李白一生理想远大,抱负高远。“济苍生”,“安社稷”是他最大的愿望,即使在遭谗毁,贬谪之时,他也怀着“苟无济代心,独善亦何盖”政治理想,而不是避世隐居。所以,大量的歌颂古代英雄名臣的诗篇出现在他的笔下。 他对诸葛亮君臣如鱼得水,无比羡慕,并表示“余亦草间人,颇怀拯物情”。他深情的呤咏着张良,谢安。他一方面又说:“留侯将绮里,出处未云殊。终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安史之乱起,李白视形势如楚汉之争,并以张良,韩信自况;入永王磷幕府后,又以谢安自比,直至六十岁投军时,还以西汉大侠剧孟自许:“丰道谢病还,无因东南征。五夫未见顾,剧孟阻先行”。这里都表现了诗人的儒家思想。 (2)至于说到李白的遗世独立的思想,则他在理想与现实发生矛盾时所作的一种心里调适,是一种既然不能在政治上实现“兼善天下”的理想,那唯有独善其身的人生态度。这样一种人生态度对李白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使得李白很快从政治的失意上振作过来,再以他从政治中得回的感悟写下了那许多的名篇。 A李白追求自由的道家思想还表现在他对古人的认同上。在李白理想的古人中,他留意最多感触最深的人物有四类:其一是纵横家式的奇人,如鲁仲连、郦食其等;其二是由隐而仕、为帝王师友的将相,如傅说、姜子牙、管仲、诸葛亮等;其三是不贪高位功成身退的宰相,如张良等;其四是襟怀高洁、性情淡泊的隐士(包括神仙),如商山四皓、东方朔、陶渊明等。这四类人虽然不全是战国时期的“士”,但都不同程度地具有战国人士所特有的种种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其中相当一部分都与统治集团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注重维护自己的尊严。他们的人生价值不在于功名的大小和地位的高低,而在于自我意志的实现。对此李白充满了强烈的认同欲,在他的人生实践中,他以实现自我意志为基点,自觉地将心中的理想人物与自我人格融为一体,全身心地感受和体验古人的理想境界,寻找自己的人格寄托,并试图用古人的风范去叩开政治的大门,像他们那样自由而独立地生活。 B另外追求自由平等的政治关系也表现了李白的道家思想。战国时期,士从原来的等级中游离出来,成为一股介于贵族和庶民之间的社会力量,拥有相对的自由和独立。在个体与统治者的关系上,他们以“道”自任,以“道”与统治者的“势”相抗衡,并自觉地将“道”放在“势”之上,“从道不从君”,保护自我的人格尊严。而战国之际,列国争雄,各国君主为富国强兵,争相纳用有治国用兵之才的人。士在这个时代普遍受到重视,而士与君往往不是君臣关系,而是师友关系,如周文王与姜子牙,刘备与诸葛亮的关系,只可惜在中国封建社会,这种师友关系多为君臣关系所取代,知识分子很少得到平等的礼遇。由于李白的士心态与战国之“士”大致相似,因此他从自己独特的文化心理出发,天真地追求着那远渐的世界。他对自己的政治才能充满了高度的自负,自称“怀经济之才,抗巢由之节,文可以变风俗,学可以究天人。”这种经济和文学之才,是他赖以自尊的内在力量和精神武器。因此他给自己的政治道路涂上了一层绚丽的光彩。在政治关系上,他也像战国时期的士那样,“上不臣于王,中不索交诸侯”(《战国策·齐策》),秉奉一种“不屈己、不干人”、平交王侯、长辑万乘的原则,与最高统治案团保持自由平等的关系。不入科场正是他这种政治态度的表现,在李白的意识中,自我与帝王是师友,不是君臣,入科场是君试臣,有悖于他的从政原则,因此李白宁愿久处江湖,广交宾朋友,也不踏入科场一步。同样,当他在现实中无法实现这种师友关系时,李白的遗世独立的道家思想便起着重要的心理调适作用。 (3)李白生平浪迹天下,慷慨自负,不拘常调。“常欲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彼渐陆迁乔,皆不能也。”他尚武轻儒,脱略小节轻财好施,豪荡使气。这就养成了他崇尚英雄的性格。反映在诗歌中,他从无数古代英雄的风度,气派中吸取力量,把现实的理想投影到历史中去,从而在诗歌中建立起英雄性格的人物画廊。他歌颂草泽,际会风云的英雄,如《梁甫吟》,写太公望:“君不见朝歌屠叟辞棘津,八十西来钓渭滨;宁羞白发照清水,逢时壮气思经纶。广张三千八百钓,风期暗与文王亲。大贤虎变愚不测,当年颇似寻常人。”;歌颂视功名如草芥的义士。这反映了他敢于反对封建秩序,不畏强权的游侠思想。 在李白的身上,兼备了儒道侠禅各家的特质,“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儒家的傲岸坚强;“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道者的避俗离浊;“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侠者的任性狷狂;“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禅者的玄思独绝。真是难以想象,在一个人的身上,怎能呈现出如此丰富的景观,且并不是流于表面,而是从心灵深处透出来的一种融合万物,顺应自然的美。也许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也或多或少的受着各种流派的影响,各种思想在我们的头脑中交锋,有的被杀死,更多的是在冲突中走向融合。或者说,根本不存在各种思想流派的分别,他们本来就是构成热的整个思想的各个零件,就象万物组成了世界的自然和谐。人为的硬生生的割裂并不是一种客观的态度。合起来。

http://sec-ir.com/diaoxiang/72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